毫不吝惜地投入德国技术——西门子成都工厂

2016-08-100阅读0

  德国西门子拥有两座最尖端的数字化工厂。1座是设在母国德国的安贝格工厂。另1座则是设在成都的“西门子工业自动化产品成都生产及研发基地”(Siemens Electronic Works Chengdu,SEWC)。

  

西门子工业自动化产品成都生产及研发基地(SEWC)的生产线

  “这真是中国的工厂吗?”记者在访问SEWC的时候,虽有“居高临下”之嫌,还是禁不住这样想了。而且,记者的第一印象应该并没有错。因为SEWC采用了与安贝格工厂一模一样的技术和手法。

  SEWC成立并正式投产是在2013年9月。虽然还不到3年,但据称SEWC的品质已经达到了与安贝格工厂相同的水平。西门子工业自动化产品(成都)有限公司(Siemens Industrial Automation Products Chengdu)总经理、担任SEWC负责人的李永利自豪地表示:“我们通过毫无保留地投入最新的数字化技术,实现了世界最顶尖的品质”。

  近年来,德国与中国在很多方面加强了合作。在工业领域也以两国的工业政策,即德国的“Industrie 4.0”(工业4.0)和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为核心,加快了探索合作的步伐。在此形势下,西门子重视中国的姿态日益鲜明。SEWC的出现就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

  实现以个为单位的可追溯性

  SEWC在距成都市中心西北约25km的“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ChengDu Hi-Tech Industrial Development Zone,简称:CDHT)。除了西门子之外,CDHT还有美国英特尔公司(Intel)、美国德州仪器公司(Texas Instruments)、美国微软公司(Microsoft)和荷兰飞利浦公司(Royal Philips)等50多家外国企业入驻,在中国也是数得着的开发区。开发区周边有很多理工科大学,有“容易招到电子人才”(李永利)的优势。

  SEWC主要生产PLC(Programmable Logic Controller)、工业PC、HMI(Human Machine Interface)等FA设备。特别是PLC,西门子的产品在中国市场上占有约40%的份额,称得上是SEWC的主力产品。率先引进安贝格工厂的生产方法的自然也是PLC生产线。

  

SEWC生产的PLC“S7-200CN”

  

SEWC生产的PLC“LOGO!”

  

SEWC生产的工业PC“IPC3000”

  PLC的生产线由在印刷基板上安装电子部件、组装中间模块、组装最终产品、过电流测试等确认耐久性等工序组成。记者原以为,除了机械化程度较高的安装工序,其他工序可能大多是手工作业,也就是“人海战术”。但完全相错了:生产线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工人。取而代之的,是自动读取半成品条码的设备、以光线“指示”工人接下来使用哪种部件的设备等,是利用数字技术保证产品品质的措施。

  

在组装工序中,用光线指示接下来使用的部件

  半成品在传送带上前进。各工序都是先读取半成品的条码然后再作业,作业结束之后再读取一遍条码。通过这样的方式,作业内容和品质信息等将会录入与各道工序的控制系统连接的上游信息系统,实现了对每个产品的可追溯性。

  看着传送带上的半成品,记者发现并不是同一机型,而是各个不同。也就是所谓的“单件流生产”。虽然各工序每次的作业内容都不相同,但因具有前面提到的可追溯机制,工人便可一丝不乱地将正确的部件安装到正确的位置。

  数据收集也享受到自动化的红利

  

西门子工业自动化产品(成都)有限公司总经理、担任SEWC负责人的李永利

  西门子为何要投入与母国德国的安贝格工厂同样的技术,使SEWC生产线的自动化?李永利列举了自动化的两点好处。

  一是能够提高品质。“人就算再小心也会犯错”(李永利),因此存在局限性。虽然产品组装等工序还保留着不少要人工作业之处,但SEWC通过以重复作业为中心推进自动化,大幅降低了次品率。

  现在,SEWC的次品率一直保持在10dpm(defects per million,每百万个中的次品数)左右。与安贝格工厂大致相当。但是,安贝格工厂用几十年才达到了这个水平,而如上所述,SEWC只用大约3年就追平了前者。

  自动化的另1个好处是各类数据容易收集。而人工即使在纸上记录作业内容和品质信息,其分析和利用也是很难的。李永利指出,因一开始就用了易于分析和利用的形式,自动收集数据,所以可用来改善整条生产线和各道工序。

  近年来,中国以沿海地区为中心的人工成本攀升,过去依靠人海战术的生产体制暴露出了局限性,自动化需求也在不断增加。SEWC可以说率先抓住了这种需求。中国政府推进的中国制造2025,估计也会使这一潮流进一步加快。今后,SEWC不仅作为FA产品的生产基地,似还可发挥在中国市场推广德国式最尖端数字化工厂的基地的作用。(记者:高野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