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改变IT的五大决定性趋势

2016-08-300阅读0

  美国Niantic公司发行的智能手机游戏《Pokemon GO》掀起了空前的热潮(照片1)。7月6日,这款游戏首先在北美等地上线。之后逐步扩大服务区域,日本也在7月22日开放服务。众所周知,这款手游不仅在日本、在全世界都引发热潮,成了一种社会现象。

  

照片1:Niantic与游戏策划公司Pokemon合作开发、由Niantic发布的《Pokemon GO》的游戏画面

  美国调查公司Sensor Tower的7月26日发布调查报告称,全球的《Pokemon GO》总下载次数超过了7500万次。在日本,上线第一天的下载次数就突破了1000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成这么多次的下载,这在智能手机APP中是史无前例的。

  虽然最近也有报道称这款游戏已经开始降温,依据是下载次数的增长率下降。东京的多个有着“Pokemon巢穴”之称的公园在上周周末依然有大批手持智能手机的玩家,很多玩家连上班的路上也在玩这款游戏(照片2)。虽说如今的疯狂早晚会降温,但架不住当初的安装基数庞大。不少玩家应该会继续玩下去,将其作为生活的一部分。

  

照片2:新宿御苑关门后,在外面玩Pokemon GO的人群

  如此一来,笔者不禁对《Pokemon GO》普及的影响产生了关注。其实,这款游戏与以往的智能手机APP相比,在技术上有很大的不同。聪明的读者想必已经发现了,这是一款引发了社会现象的APP。它轻而易举地跨越了过去无法逾越的几道障碍,拥有改变IT的整体发展趋势的潜力。绝对不能简单认为“不过就是款游戏”。

  就像制表软件使个人电脑成为工作帮手、邮件和Web改变信息流通的形态、智能手机的登场改变人们的生活、LINE改变年轻人谈恋爱的方式一样,《Pokemon GO》的登场也有可能掀起同样的变革。因此,笔者这次想结合自己的观点,研究一下这款游戏对IT领域产生的影响。

  重新定义AR

  首先是Pokemon GO改变了“AR”(扩展现实)的意义,对其进行了“重新定义”(Niantic公司亚洲统括本部长川岛优志)。今后人们估计会用“像Pokemon GO这样的技术”来解释AR,应该会加快AR的普及速度。这其中有两个意义。

  AR在过去指的是使用头戴式显示器(HMD)等设备,在风景等现实空间中附加显示信息的技术。包括用智能手机替代HMD,在现实空间的图像中添加文本信息等的“Sekai Camera”(2009年发布)在内,也许还有人还记得那些最终没有取得成功的APP。总而言之,在Pokemon GO出现之前,AR一直被看作是尚未普及的“未来技术”。

  Pokemon GO的火爆一举改变了这样的情况。Pokemon GO具有在捕捉小精灵和交战时,在智能手机主摄像头拍摄的现实图像上合成显示小精灵图像的功能(照片3)。因为有趣,很多玩家都开着这个功能。这可能算得上是世界上最普及、知道的人最多的AR技术了。

  

照片3:使用AR技术,将小精灵合成到现实风景中

  Pokemon GO这种使用现实的地图信息和智能手机位置信息,使现实世界成为游戏世界的理念,本身也是一种新型的AR。

  Pokemon GO通过在游戏画面上向玩家提供信息,略微改变了玩家所在地点的意义。原本不应该存在的小精灵就在眼前,路旁普普通通的路标和招牌变成了战场或是重要道具的补给站。

  Niantic的川岛把Pokemon GO的这一特性称作“使身边的现实世界和体验变得更加丰富的计算方法”。这就是“通过计算机扩展人感知到的现实环境”,正是AR概念的体现。该公司强调Pokemon GO“重新定义了AR”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Pokemon GO型AR隐藏着许许多多的可能性。包括按照用户的“所在地”提供信息在内,今后这种使用AR的IT服务可能会源源不断涌现。

  可穿戴设备卷土重来

  Pokemon GO引起的第二个变革,是已经降温的“可穿戴设备”将卷土重来。这指的是直到2015年的夏秋交替时还保持火爆的“Apple Watch”等佩戴在身上使用的IT产品。

  首先是用来玩Pokemon GO的外设“Pokemon GO Plus”(照片4)。非常遗憾,这款产品的上市时间从原定的7月底推迟到了9月,如果如期上市,现在也许已经成为世界上普及速度最快的可穿戴设备。

  

照片4:可穿戴设备“Pokemon GO Plus”。任天堂开发并制造,Pokemon公司经销。上市时间原定为7月底,现已推迟到9月。

  Pokemon GO Plus是佩戴在手腕上的小型设备,通过蓝牙与智能手机连接。当发现附近有小精灵时,该设备会通过振动和闪光通知用户,按下按钮就可以捕捉小精灵。功能自身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因为是佩戴在身上的电子产品,所以也可以算作可穿戴设备。而且,还款产品还有助于防范“边走路边玩手机”的问题。

  但Pokemon GO Plus的设计太幼稚,很难让成年人每天戴着。不过,要是Pokemon GO Plus推出可穿戴APP版,情况又会怎样呢?应该会有人专门为了玩游戏而去购买可穿戴设备吧?

  曾在2015年叱咤风云的Apple Watch和支持谷歌“Android Wear”的可穿戴设备最近已经在热门话题榜上销声匿迹。普及速度慢的一个理由估计就是缺少发挥可穿戴优势的杀手级APP。Pokemon GO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除此之外,随着谷歌宣布停止开发“Google Glass”而偃旗息鼓的眼镜型可穿戴设备也有可能卷土重来。边走边搜索小精灵的Pokemon GO与眼镜型设备的搭配应该会非常融洽。

  推动智能手机设计的进步

  估计Pokemon GO还会大幅改变智能手机的设计趋势。

  Pokemon GO很费电。如果一直玩游戏,智能手机的电池连半天都坚持不了。因此,着迷的玩家们几乎人人都带着移动电源。这似乎还带动了移动电源的销售。

  费电的理由很明显,那就是APP的处理负载太高。该游戏要一直使用GPS定位信息,与服务器通信,绘制卡通形象和地图的3D图形。也就是在持续、满负荷地驱动GPS、LTE通信功能和CPU/GPU处理,而且几乎是不间断工作。过去根本没有处理负载这么高、工作时间这么长的智能手机APP。

  智能手机的性能虽然在不断提高,但最近似乎进入了平台期。因为以现在的智能手机的性能,使用邮件、Web、SNS(社交网络服务)、LINE之类的聊天软件等主流APP完全足够。可以说,Pokemon GO的出现,完全破坏了“用户满意度”。

  过去的个人电脑也是如此,超越硬件性能的软件的登场,必然会推动硬件技术的进步。考虑到类似Pokemon GO的APP今后可能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厂商必然要开发“能流畅运行Pokemon GO的智能手机”。

  高性能、低功耗自不用说,这款游戏还有可能改变智能手机其他部分的设计趋势,例如画面尺寸和GPS的精度。最近主流的智能手机液晶屏都在5寸以上,为浏览网页进行了优化设计,不过,要想舒舒服服地玩Pokemon GO,这样的尺寸未免太大。因此,小一圈的款式有可能会成为主流。

  过去绝大多数用户都不在意的GPS精度在今后也会受到关注。有些低价位的智能手机存在GPS刷新速度慢以及精度差的问题。虽说不太影响Google Maps导航等,但会妨碍玩Pokemon GO。

  实现终极的数字营销

  在Pokemon GO于日本上线的同时,日本麦当劳也发布了与Niantic等进行合作的消息。宣布在今后至少要用1年时间,将日本全国总共约2900家麦当劳餐厅设定为游戏中的“精灵站”或“道场”。在全球率先尝试了将Pokemon GO应用于营销(照片5)。

  

照片5:麦当劳在日本的约2900家餐厅成为了“精灵站”或“道场”。照片是设为道场的麻布十番店

  从大量玩家聚集到新宿御苑、上野公园等“Pokemon巢穴”,引发社会问题可以看出,Pokemon GO拥有“让人们动起来”的能力。将这种能力应用于营销是自然而然的构想。而且Pokemon GO的玩家一定拥有智能手机。因此还有可能开辟出一条因人而异地开展1对1营销的道路。

  但即便是赞助商,除了到访人数之外,Niantic估计也不会提供更多的数据。至少该公司在上一部作品《Ingress》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要想利用Pokemon GO招揽顾客,实现能创造销售额和利润的有效营销,还需要开动脑筋,例如使用流行的O2O(在线对离线)的技术等。

  开启现实移动APP时代

  Pokemon GO是为智能手机优化的APP。这一点容易被忽视,但却非常重要。

  比如说,Pokemon GO无法移植到便携式游戏机等其他游戏设备上。必须要在集处理能力强大的CPU、确定位置的GPS、高速移动通信功能、带触摸面板的高分辨率液晶等功能于一身的智能手机上才能运行。

  Niantic的创始人约翰·汉克(照片6)之前接受采访,在谈到成立该公司的目的时这样说道:

  “我们要创造促进移动和可穿戴设备普及的杀手级APP。”

  

照片6:Niantic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CEO)约翰·汉克

  最初的智能手机APP只是“个人电脑软件的缩小版”,包括邮件、Web浏览器和地图软件等,都是让已经在个人电脑上实现的功能变得可以随身携带。之后,LINE等“在智能手机上使用更方便”的APP开始涌现。但其功能在个人电脑上都有先例,而且可以移植到便携式游戏机等其他设备。

  而Pokemon GO只能在智能手机上运行。专为智能手机优化就是这个意思。而且,众多用户对于Pokemon GO这种“现实移动APP”的接受,必然会改变今后APP和服务的开发方向。

  专门面向智能手机用户的服务早在Pokemon GO之前就已经存在,而且在不断增加。今后,估计这种趋势还会进一步加速。判断人员身份,使用位置信息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地改变提供的信息,影响人员行动的服务将会变得司空见惯。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其实聪明的读者可能早已了然于心。嗅觉灵敏的读者想必早在Niantic正式发布Ingress的2013年12月,或是发布iOS版之后开始爆炸式普及的2014年7月,就察觉到了这一变革。只不过是已料到的未来终于成为了现实而已。未来已经向我们张开了怀抱。

  哎呀,附近好像出现了罕见小精灵“快拳郎”(照片7),不能在磨蹭了。笔者虽然还想再写点什么,但也只能到此搁笔了。抓完小精灵再见。(记者:山田刚良,《日经计算机》)

  (全文完)

  

照片7:罕见小精灵“快拳郎”。难得遇到,一定要马上去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