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菱重工“海陆空”业务三重苦,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2016-11-020阅读0

  海陆空业务逆风四起!面对困境,三菱重工业(以下简称:三菱重工)需要紧急应对措施。

  

三菱重工社长兼首席执行官宫永俊一

  2016年10月31日,三菱重工发布2016年4~9月的合并结算,销售额同比减少7%,为1万亿7505亿日元,营业利润同比减少67%,为384亿日元,经常损益下滑1137亿日元,出现了18亿日元亏损。

  业绩最为低迷的是交通及运输领域。该领域的营业损益下滑510亿日元,亏损达180亿日元。海洋方面,受到设计变更影响、工程拖延较多的商船部门成本出现恶化。

  其中航空业务方面,以美国波音公司(Boeing)和加拿大庞巴迪航空(Bombardier Aerospace)等为主要客户的民间飞机部门,受到了日元汇率持续走高等汇率相关负面因素、减产、降低成本未达到目标,以及MRJ(Mitsubishi Regional Jet)研发费用增长的影响。

  陆地业务方面,机械、设备系统领域的营业利润减少129亿日元,仅为229亿日元。受到了炼钢机械和压缩机销售减少的影响。能源及环境领域的营业利润也减少92亿日元,仅为285亿日元。受到了化工厂减益的影响。

  经常损益之所以出现亏损,持分法适用公司三菱汽车的业绩大幅恶化是一个因素。三菱重工计入的与三菱汽车相关的持分法投资损失达188亿日元。三菱汽车在曝出燃效造假问题后,饱受销售低迷、赔偿等费用增加的困扰,业绩大幅恶化。

  考虑到以上情况,三菱重工下调了2016财年(截至17年3月)的合并业绩预测。在2016年7月29日的预测中,销售额下调了3000亿日元,为4万亿日元,营业利润下调了900亿日元,为2400亿日元,经常利润下调了1000亿日元,为1800亿日元。

  在发布会上,三菱重工社长兼首席执行官(CEO)宫永俊一强调说:“民用飞机与商船的业务情况(最为)紧急。必须马上制定出对策。”

  对于计入巨额损失的客船业务,宫永则表示:“形势已基本稳定,就看如何进行改善、如何减少损失了。需要采取更深入的对策。”

  另外,通过整合三菱重工和日立制作所的火力发电业务成立的三菱日立电力系统公司、通过收购德国西门子的炼钢机械业务成立的Primetals Technologies公司,在通过业务合并改善成本效率上进展缓慢,正在采取对策。

  宫永说:“目前外部环境大体比较差。我们虽然制定了各种措施来加以弥补,但单靠这一点是不够的,还要进一步深入。我们认为必须马上展开行动。虽然业务计划尚未完成,但要通过大幅度改编组织,来推进效率化和强化。”

  为此,三菱重工已经提出了取消交通及运输业务领域,从2017年4月开始重组新部门的方针。

  目前三菱重工的交通及运输领域和能源及环境领域、防卫及宇宙领域、机设及设备系统领域4个领域,将重组为“电力”、“工业&环境及社会系统”、“航空、防卫、宇宙”3个部门。

  电力包含火力发电、飞机发动机、压缩机、转用飞机发动机的燃气轮机、再生能源、原子能相关业务。

  工业&环境及社会体系覆盖叉车、炼钢机械、机械及设备、冷热、船舶工程、化工设备与油&气体、交通及城市系统等业务。

  航空、防卫、宇宙将包含MRJ、面向波音等民间飞机企业的“Tier 1”部件业务,以及防卫、宇宙。

  2017年4月的组织改编将在该方案的基础上作出调整。

  宫永还明确表示,“最关键的MRJ将由CEO直辖,由全公司提供支援”。MRJ预定于2018年中期向全日空(ANA)交付,但可能会出现延迟。

  宫永表示,“我们正在细查日程表。在取得型式证明(TC)需要的作业上投入的人员和时间超出了预期。需要局部变更的地方很多,我们正在设法解决。我们的确经验不足,因此现在正在增加有经验的美国人”。

  谈到CEO直辖MRJ业务的目的,宫永说:“MRJ的计划曾多次推迟,外界对项目有负面印象。我们希望展示三菱重工的决心以及我们并不是要缩小项目。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推进MRJ的开发。”

  三菱重工在海陆空多项业务上都存在问题。在宣布紧急事态的状态下,社长宫永正在加紧采取对策。尽管如此,面对诸多“火源”隐患,三菱重工要想从根本上重振经营,该公司需要跨越的障碍物可不低。(记者:山崎良兵)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