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美国总统下的《巴黎协定》将何去何从?

2016-11-150阅读0

  在刚刚结束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获得了胜利。特朗普宣称,“全球变暖问题是中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制造出来的,这会削弱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并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

  

联合国的网站介绍了巴黎协定的批准国数量(截至2016年11月11日)

  (出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网站)

  这样的言论表明,这位总统的诞生无疑会对基于巴黎协定的全球变暖对策国际框架的实效性带来负面影响。据称,目前正在摩洛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2次缔约方会议(COP22)也对特朗普获得胜利感到吃惊。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巴黎协定生效后发表视频讲话

  (出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网站)

  不过,即便特朗普就任总统,美国也不会马上退出巴黎协定。该协定规定,协定生效后3年内缔约方不能宣布退出,即使3年后宣布退出,1年内也不会获得批准。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4年内无法退出巴黎协定,他成功连任后才能退出。

  

联合国发布的宣传巴黎协定生效的视频中的一个画面

  (出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网站)

  话虽如此,但即便不能退出巴黎协定,估计特朗普也不会真心实意地推进奥巴马政府提交给联合国的“2025年较2005年减排26~28%”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从而导致实质性的不作为。巴黎协定要求批准国的政府承担为达到减排目标而采取国内对策的义务,但并没有规定达不到目标就会受到惩罚。从这一意义上来说,减排目标本身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

  巴黎协定采取了由各国自主制定目标、由联合国监察达成程度的“自定目标,国际评估”(Pledge and Review)方式,不仅目标水平的难易度因国家不同而存在差别,而且没有制定未达到目标时的惩罚条款,因此也有很多专家对其实效性抱有疑问。虽然该协定也为提高实效性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采用每5年将目标提高一次的“逐步提高机制”等,但效果还不清楚。

  与小布什退出京都议定书不同

  有观点认为,“巴黎协定的实效性关系到国际社会及国际舆论在多大程度上真心实意地致力于减排,还是暂时观察一阵子比较好”。可以说,这种看法客观地分析了国际政治形势。特朗普总统当选以及接下来的全球变暖对策不作为,将会对国际社会产生影响。

  像此次这样,全球变暖对策国际框架受美国总统大选摆布的情况也曾在《京都议定书》时代出现过。2000年11月COP6在荷兰召开之前,对全球变暖对策持消极态度的共和党人乔治·沃克·布什(小布什)与将环保问题当做毕生事业的民主党人阿尔·戈尔展开了激烈的总统竞选,小布什以微小优势当选总统。之后,小布什政府于2001年3月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

  京都议定书不要求发展中国家制定减排目标,结果导致美国和中国两大温室气体排放国没有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减排目标,这是该议定书的实效性受到质疑的重要原因。

  不过,此次与COP6时明显不同的一点是,巴黎协定获得了100多个国家的批准,并已开始生效。与奥巴马总统一道率先批准该协定的中国自不必说,就连态度备受关注的印度也迅速批准了该协定,成为了为巴黎协定尽快生效作出贡献的国家,发展中国家中的温室气体排放大国明确表现出了积极的态度。

  对于受到大多数国家支持的国际框架,即使特朗普当选总统,美国也有可能无法轻易忽略。而且,就算在不能退出的情况下决定对国内对策不作为,估计这样做对国际舆论产生的影响也会比京都议定书时代小得多。

  以前对制定气候变暖对策减排目标持消极态度的发展中国家之所以变得积极,是因为可再生能源,尤其是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成本快速降低,兼顾经济增长和CO2减排成为可能,可再生能源产业变成了产业政策之一。

  原来在京都议定书框架下没有减排目标的中国和美国,如今已在光伏发电导入量榜单中占据了第一和第二位,一批实力强大的厂商发展起来,这一点十分具有象征意义。过去太阳能因发电成本高而被讽刺为“发达国家的奢侈品”,如今,中国、印度、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都提出了大量导入太阳能的目标,并加强了政策扶持。

  特朗普总统的上台肯定会对提高巴黎协定的实效性带来负面影响。但在国际社会大潮流以及将可再生能源列入增长战略的工商界的推动下,历史应该不会重演。(记者:金子宪治,日经BP清洁技术研究所)

  (全文完)